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厅官行贿1300万,竟“甩锅”给三任前妻

“没有想到,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完全、最全面、最体系的一次政治实践和党纪法律学习,是在‘留置’这种特别的环境中实现的。”

4月20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宣布了专题片《沦陷的守门人》,深刻分析了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裁罗永隆违纪守法案。

罗永隆

罗永隆1964年10月诞生在一个一般的铁路工人家庭,49岁就被选拔为正厅级国企引导干部,任云南省物流团体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然而他却政绩观扭曲、工作失职失责,并以所谓“理财”的方式大肆收受贿赂。

2020年5月,罗永隆接收纪律审查跟监察考察;同年11月,云南省国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国有公司职员渎职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行贿罪对其作出拘捕决议。

专题片表露,罗永隆涉嫌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造成经济损失四亿多元,其中国有资金丧失两亿八千多万元;涉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造成经济损失近七千万元,其中国有资金损失近四千万元;涉嫌纳贿罪,共计折合人民币1300多万元。

专题片披露,罗永隆在懊悔书《婚姻不幸失德行,家风不正毁毕生》中,把自己的贪腐行动归纳于三段失败的婚姻导致。

在第一段婚姻中,罗永隆因无力购房,只能偶然在岳父母家和妻子女儿相聚,“仰人鼻息”的生涯匆匆让其心理扭曲,他既没有调动工作让夫妻团圆,又不尽心照料白叟和妻女,就草草停止这段婚姻,还把女儿留在老家让父母照顾。

在女儿谈婚论嫁的时候,罗永隆想要全款为女儿买一套屋子,却没有足够的钱,于是找到其治理服务的民营企业老板要钱,终于买了一套房。在女儿结婚进程中,他还借机收受了民营企业老板钱财,并把收到的30多万元全体给了女儿。

在第二段婚姻中,罗永隆婚内出轨,为了离婚,他不仅把单位的福利住房留给第二任妻子,还找了管理服务的民营企业老板,索贿100万元给第二任妻子。

此外,罗永隆为了结本人和第二任妻子的感情瓜葛,在明知违背划定的情况下,还为第二任妻子的儿子谋福利,部署物流公司下属公司违规以预支款的方法与前妻儿子参股的公司发展业务,终极造成多少百万元国有资金散失。

罗永隆称,第三段婚姻让他彻底滑入了贪得无厌、不知廉耻、超出底线的深渊。为了满意小他14岁的第三任妻子的虚荣心,罗永隆把下属混改企业和配合民营企业当作“提款机”,索贿购置并豪装别墅。

但是,罗永隆的第三段婚姻很快又决裂了,第三任妻子在分别时索要300万元分手费,他再一次向老板索贿要钱。

回想这三段婚姻,罗永隆反思说:“国企老总本身要算好账,算好情感账和经济账”,“婚姻可怜失德行,家庭不好,事业走到最后是要栽跟头的。”

明眼人一望可知,罗永隆的“婚姻失败论”完整是在“甩锅”,不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违反了“物必先腐而后虫生”的基础情理。专题片指出,罗永隆的失职失职以及贪腐行为基本不是源于婚姻不幸,而是源于自己的精于合计、贪心自私、不知廉耻、毫无底线。

2008年至2013年,罗永隆借春节、中秋、国庆节之机,在其办公室内多次收受下属所送的礼金,共计14.8万元。

党的十八大后,罗永隆仍然不收手不收敛。2013年至2019年,他借春节、国庆节之机遇,在办公室及家中屡次收受下属及别人所送的礼金,共计4.4万元。

罗永隆胆子越来越大,从收受礼金到自动索贿,应用职务方便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赵建鹤等7人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1300多万元。

问题裸露后,组织对罗永隆进行函询谈话,懂得情形。罗永隆不仅没有信任组织、如实将个人存在的问题向组织讲明白,还空心思地与他人串供,费尽心理捏造证据,抗衡组织审查。

当初,罗永隆不仅变卖了自己独一的房产,偿还受贿金,自己患病的父母也老无所依。而等候他的,将是法律的重办。

起源:长安街知事